鄉野傳奇~10 第十章 養心殿皇后覲見夏仁宗 皇后與二太子妃正在養心殿前焦慮難安徘徊之際,卻見仁宗皇帝步履不穩被太監扶持著朝著他們走過來,皇后急急上前對著仁宗皇帝福安,二太子妃也跟著跪下朝仁宗皇帝叩首: 「皇上,珍兒跟皇上請安。」 仁宗皇帝將手一擺,皇后退在一旁關心地看著仁宗皇帝。仁宗皇帝再對二太子妃說聲: 「起來吧!」 二太子妃說了聲: 「謝皇上。」即站了起來退到皇后身後,但看得出二太子妃顯現焦急模樣卻又不敢出聲相詢。 仁宗皇帝瞧在眼裡知道二太子妃定是掛念二太子 訂做禮服的情況,因此說道: 「珍兒。」 「珍兒在。」 「祐兒受到箭傷,但現在已由太醫治療包紮好了,傷勢應無大礙。妳就回去好好照料他吧!」 「是,珍兒遵旨。」二太子妃如釋重負般暗暗地吁了一口氣:「珍兒告退。」 仁宗皇帝見二太子妃離去之後,即與皇后進入養心殿內。殊不知二太子妃並未真離去,她見四下無人,殿前侍衛只站在園門外,不會往內窺視,因此二太子妃就找個仁宗皇帝及皇后看不到的地方打算偷聽仁宗皇帝 租屋及皇后的談話。 「皇上,您還好吧?」 「?德,早上的事妳都知道了?」 「臣妾只知皇上遇刺之事,詳情並不知悉。」 「哦!事情是這樣的~」皇上即將上午前往『朝天寺』祭祀如何遇刺、二太子如何以身相護、他又如何受傷等等的經過向皇后詳述一遍。 「哦!原來如此。幸得祐兒捨身相護,否則皇上….」皇后說到此處立即止住。 「是呀!祐兒的反應真夠快的,那像全兒被嚇得只會站在那裡團團轉。」 「其實皇上也不要責怪全兒,他從 西服小就喜歡吟詩做詞,對於刀劍武器等類的東西就是有畏懼感,所以遇到那種陣仗難怪會手足無措而亂了分寸。」 「寡人當然知道全兒是個什麼樣的料,可是那種優柔個性怎能去當一國之君呢?」 「那皇上認為祐兒怎麼樣?」 「祐兒失之心機太沉,他做任何事似乎在背後都存有一個利己目的。而且他又好大喜功,寡人擔心這會害了他。」 「那皇上對於皇位繼任人選認為誰最適任呢?」 「從今天早上的所發生的事情觀之,祐兒的表現的確讓寡人刮目相看。妳認為呢?」 「臣妾 賣屋不敢妄自斷語。」 「?德,妳就直說吧!就當作是給寡人的參考吧!」 「是,臣妾以為祐兒較之全兒確是略勝一籌。至於祐兒的性格也確如皇上所說,不過珍兒的聰明與婉約應該可與祐兒產生互補效應。」 「?德,妳說的極是。」 「皇上,臣妾有一事不知當不當問?」 「?德,有事妳就儘管問吧?」 「是,那臣妾就放肆了。」皇后表現出關心的神色問道:「皇上,您已好久都沒去慈寧宮,我問過冷貴妃及淳于貴妃,她們也都說好久沒見著皇上您了。不知您這一向都住哪兒?」 「?德,由於朝 酒店工作事繁忙,所以這些日子來寡人就一直在養心殿歇息。」 「皇上,真的只是事情忙嗎?難道朝中大臣無人可供差遣?」 「當然不是朝中無人可用,寡人只是放心不下而已。」 「皇上,請恕臣妾斗膽建言。」 「好,妳說吧!」 「謝皇上。」皇后說道:「皇上,自您登上大基之後的這逾五十年期間,我朝一直處於承平安和,百姓富庶,國庫充足,兵強馬壯。而這些都是因為在您的事必躬親、處事公正不阿、親賢臣遠小人的主政下,使得朝中之官為清官,市井之民為良民。如今朝事之運作已然上了軌道,皇上的身邊已不乏賢?開幕活動}精幹之人,皇上實無需放心不下,您何不放手交代那些幕僚依照現行規範去做就好?」 「?德,」仁宗皇帝說道:「妳的這番話不無道理,可是依寡人個性要寡人放下心來真是何其難呀!」 「可是,皇上,你這樣終日勞心可是有傷身子呀!」 「有傷身子?」仁宗皇帝警戒地問皇后:「怎麼,難不成妳有聽到什麼風吹草動麼?」 「皇上,即使臣妾沒有聽到什麼風吹草動,臣妾從您剛剛走過來的步履及神情,就已經略看出一二了。」 「妳果然聽到有人在寡人背後批評寡人。」仁宗皇帝怒道:「妳說,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寡人背後胡言亂語?」 二太 找房子子妃聽得仁宗皇帝怒斥聲,已然嚇得差點兒癱軟在地,她雙手扶著牆壁還直在那兒打哆嗦。 「皇上請息怒,」皇后不知仁宗皇帝竟然會如此盛怒,她戰戰兢兢的說道:「臣妾還有下情稟報。」 「好,妳說」 「皇上,事情是這樣的….」 於是皇后就把二太子如何發現仁宗皇帝在朝中處理朝事的精神狀況,他是如何的關心與擔心,他又如何請教太醫及遍訪天下良藥,只為讓仁宗皇帝能恢復以前的健康。二太子一心只掛在仁宗皇帝身上,再無他意。 仁宗皇帝聽皇后一路講述,他臉上的怒氣也逐漸消去了。等皇后說完整個事情始末,仁宗皇帝良久沒說話。 「皇上,臣妾說的 ARMANI絕無虛言。」皇后見仁宗皇帝沉默不語便繼續說:「對於這件事,臣妾也向太醫查詢過,太醫也說祐兒的確因為關心皇上的健康而派人去遍訪名山大澤尋求良藥,祐兒也真的找到一些珍貴藥材,可是那些藥材也只是有一般功效而已。」 「唉!?德,難得祐兒是這樣的有心。」仁宗皇帝嘆了口氣說道:「寡人不是不知道這世上並無什麼仙丹妙藥可抗老止衰,但是寡人又不欲讓任何人知曉寡人已然老邁無用。這也就是寡人為什麼不返慈寧宮而在養心殿歇息的原因了。」 「皇上,您為國事操勞至此,真是苦了您了。」 「?德,其實寡人是有心把皇位交棒出去,可是心裡一直是拿不定主意。」 「您也 長灘島只能在全兒及祐兒之中挑選一位呀!」 「寡人當然知道他們二人應有一人可接皇位,可是寡人曾私下詢及身邊眾臣意見,他們的意見卻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所以寡人至今猶是舉棋難定呀!可是以今晨所發生的事可見到二位皇兒的處事方式的不同,及妳剛剛跟我所敘述的事來看,寡人心裡已有譜了。」 二太子妃偷聽到這兒,已然可猜到仁宗皇帝的意向,因此再無聽下去的必要。她抓緊身上的環佩,以免走動時發出聲響,於是悄悄地往後退去,直到消失在迴廊的轉角,她這才加快腳步離去。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酒店經紀  .
創作者介紹

mvxwqfhactfv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