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易工棚中兩姐妹倒在血泊中》後續
  殺害兩名幼女的嫌犯昨晨被警方抓獲
  他究竟為何向這對小姐妹痛下殺手?
  被害女孩母親:難道就因為孩子的幾句話惹毛了他?
  □通訊員 周德峰 見習記者 華煒 本報記者 朱寅 文/攝
  路邊收購舊木材的簡易工棚里,8歲的小娟和4歲的小麗被家屬發現倒在血泊中沒了氣息;平日里負責照顧他們的55歲大伯卻不知所蹤。
  前天中午11點多,杭州市餘杭區仁和街道東山村靠近仁和大道邊的一處空地上,發生了這樣一起令遠近四鄰氣憤的血案(本報昨日03版重點報道)。
  昨天清早,記者從餘杭警方瞭解到,經過通宵工作,犯罪嫌疑人臧紀超在清晨5點20分左右,被專案組人員在良渚街道莫乾山路勾運路口抓獲。
  昨天下午,餘杭警方向媒體通報了案件始末;隨後我們再次回到案發現場,試圖探尋悲劇究竟是如何發生的。
  案件始末
  案發後不到20小時
  犯罪嫌疑人落網
  ●案發
  先簡短地回顧一下這起悲劇的發生。
  餘杭警方是在7月20日中午11點23分,接到群眾報警的。當時報警的人就是嫌疑人臧紀超的弟弟臧寨。
  當天中午,他們幾個人從外面收了一大堆舊木材,裝滿了整整一貨車,回到工棚時已經疲憊得不行。但等著他們的,卻是誰都沒有想到的悲劇。
  推開工棚的門,臧氏夫妻最先發現外甥女小娟和小麗渾身是血,而當他們想找負責照看兩個女孩的臧紀超問個明白時,卻發現他早已不見蹤影,手機也關機了。
  ●布網
  餘杭警方在調閱案發現場周邊監控併在村裡排查走訪後,大致確定了這是一起惡性案件,而失去蹤跡的臧紀超嫌疑最大。
  懸賞協查通告很快在附近的村落出現,並同時通過微博、微信傳播開去。
  在談到這次案件的速破,餘杭警方刑偵大隊相關負責人十分感慨。
  “400多警力通宵巡查,主要在犯罪嫌疑人出現過的良渚運河村王家橋、南莊兜村金恆德汽配城、勾運路小洋壩一帶設卡。良渚、仁和地區幾乎被我們堵住了,分散的小組則在小村小巷裡巡邏。”
  這樣的安排下,犯罪嫌疑人迅速落網就變得順理成章了。
  ●落網
  昨天清晨5點20分左右,良渚派出所的巡邏人員在餘杭良渚街道莫乾山路勾運路口發現一名看上去失魂落魄的男子正步行前往杭州市區的方向。
  遠遠看去,男子手上拎著一個紅色的編織袋,體貌特征和他們要找的人很像。
  巡邏人員立刻上前將男子截停盤查。沒想到,對方倒是自己先說了句:“你們真厲害……”接著,他便不再反抗。
  此人正是臧紀超(男,55歲,安徽籍,系臧某哥哥),他爽快地交代了自己乾的事。
  當天他逃離現場後,沿勾仁大道向南行走,見設卡盤查警力眾多,就在附近路邊的農田樹叢里四處躲藏。7月20日一整晚,他都是在勾莊街道內的一處樹叢中過的。
  7月21日,他想起個大早溜走也許不會遇見人,但卻打錯了算盤。
  ●動機
  經過初步審訊,臧紀超交代自己和弟弟夫婦倆以及弟弟的小姨子鄭女士長期有矛盾,最終積怨爆發導致自己做出瞭如此殘忍的舉動。
  “我覺得他們看不起我,連小孩都在罵我。”
  警方在和臧紀超交流中,也明顯感覺到了他性格十分孤僻。
  目前,犯罪嫌疑人臧紀超涉嫌故意殺人罪,已被餘杭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至於案件的細節,還在繼續調查中。
  為何行凶
  家人苦思不得其解
  矛盾在日積月累中最後爆發
  幫弟弟看場子,同吃同住一年多
  臧寨是一家舊木材回收點的老闆,來杭州5年了。從2012年開始,他在餘杭區仁和大道東山村路段路邊落腳,利用這一片空地堆放貨物。
  昨天下午3點半左右,接到警方通知,得悉初步調查結束,警戒線已經撤了以後,他們一家人心急火燎地從鎮上的一處賓館趕來,正好與記者碰上。
  “出事後,我們心裡也急,想知道他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
  臧老闆說,平日里他們夫妻倆,小姨子鄭女士以及兩個女兒小娟(8周歲)、小麗(4周歲),再加上哥哥臧紀超都住在這處簡易工棚里。
  其中,他們幾口人擠住在大一點的板房裡,而臧紀超獨自一人住在最東北角一處5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間里。
  “他來杭州比我還早,至少七八年了,一直在收廢品。我來了以後,偶爾叫他來幫忙,每次都會給他上百元辛苦錢。”
  去年四五月份,臧紀超和弟弟一家幾口子住到了一起。那是因為,“以前一直是我兒子看場地的,去年我兒子去學車,就把他大伯找來幫著看場地了,後來說好包吃包住,不用出去拉貨,一年給一次工錢。”
  當時臧紀超還和臧寨說過這麼一句:“我是看你兒子的面子才來的,你叫我我肯定不來。”
  雖然如此,但畢竟還是一家人,磕磕絆絆也相處了一年多。
  臧某弟弟:雖然平時多有磕碰,但哪來這麼大的氣?
  案發當天,臧老闆和妻子、妻妹早上5點鐘左右出了門。
  “那天說好有一批舊木材要收。我們出門時,他已經起來刷牙了,我們還和他打招呼,說一會兩個孩子的早飯讓他做一下。”
  當時臧紀超也沒多說,點了點頭算是應了。
  誰都沒想到,就在幾人出門大概20分鐘後,這兩個孩子管他叫大伯的男人就舉起了屠刀。
  臧老闆說,從出事開始,他已經兩天沒吃飯了。“就是想不通,他哪裡來的那麼大的氣。平時我和他吵架是有的,但從來沒說過重話,一般第二天也就好了。”
  “他平時就留在場地里,不出去拉貨的,但貨到了以後,也需要他幫忙分揀一下。我們收回來的木材分好用和不好用的,但他常常亂扔一氣。”
  為了這事,弟弟常說哥哥的不是。“可能是我說話比較直衝吧,但他乾什麼對孩子下手哪?”說完,臧老闆轉身走進板房,同時自言自語,“這錢沒法賺了。”
  被害女孩母親:小孩子童言無忌,難道惹到了他?
  除了臧寨夫妻倆,我們還遇見了他們的女兒臧秀敏以及遇害女孩的母親鄭女士。
  這位母親一直默默地在房間里整理著衣物,表情麻木。
  “我沒怎麼和他說過話,兩個孩子才來沒幾天,大的不太和他說話,也就是小女兒比較活潑,大伯大伯的一個勁地叫他。”
  鄭女士說,如果非要說孩子有什麼惹到他的,可能就是小女兒童言無忌了。
  “有時候他坐在我們這邊看電視,小女兒會跑過去拍拍他肩膀,說大伯大伯你怎麼還在看電視,大伯大伯你好回去了。”
  難道這就是兩個女兒遭毒手的原因,鄭女士怎麼也不能相信。
  臧某侄女:他拿錢走人沒人攔得住,殺我兩個表妹究竟圖啥?
  同樣想不通的,還有今年23歲的臧秀敏。今年剛剛大學畢業的她,原本打算20日上午坐車回渦陽老家的。但就在上車前夕,她接到了弟弟打來的電話,兩個表妹在杭州出事了。
  當天晚上7點左右,趕了一下午路的臧秀敏抵達杭州城站火車站,出站後直接打車趕到良渚派出所。
  “我到現在還不相信是我大伯做的,除非他親口告訴我。”在臧秀敏眼中,大伯臧紀超並不是一個窮凶極惡的人。
  “我親眼看到過,當時村裡有個老人要撿些柴火回去,我大伯還熱心地上前告訴他,哪兒的柴火比較多。”
  臧秀敏說,今年4月份她來餘杭幫家裡照看生意,6月份時還和父親回了趟老家,剛好兩個表妹放暑假,就順便把她們一起接到了餘杭。
  臧秀敏說,她爸爸是看著兩個表妹長大的,平時對她們特別好,只要表妹們想吃什麼,二話不說就會開車出去給她們買,現在出了這個事情,爸爸心裡特不好受。
  “更別說外公外婆了,表妹在老家都是他們在帶。兩個老人現在已經趕過來了,他們都沒有勇氣來到外孫女被害的現場。”
  臧秀敏拎著裝有行李的袋子,站在工棚門口有些迷茫,“如果我大伯圖財,趁大家不在的時候拿錢走人就好,兩個小孩肯定阻止不了他。可是房裡錢也沒少,他殺掉我兩個表妹究竟圖個什麼?”
  為了要弄清楚大伯究竟為何殺人,臧家人在良渚派出所附近的一家賓館住下,等到事情來龍去脈全部弄明白後,一家人才決定返回老家。
  “我爸決定關了這個回收點,以後再也不會來這裡了。”
  (原標題:他究竟為何向這對小姐妹痛下殺手?)
創作者介紹

mvxwqfhactfv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