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發走最後的兩支非洲球隊,本屆世界杯演變成為名副其實的“兩洲戰”,從起點回到終點,現代足球重新來到了100多年前的世界格局。
  足球的故鄉在中國,這事已經定了好幾年了,住在島上的英格蘭人前些日子不知從哪裡打聽到這個消息,十分不悅,當然也十分不解,提出異議:就中國足球現在這水平,怎麼看怎麼也不像是足球的故鄉。咱自然有反擊的一套:乒乓球還是英國人發明的呢,你們怎麼打不過中國人。英國佬再出一招:我們那叫桌球,你們的乒乓球是桌球的仿生品。話已至此,很顯然如果我們也“以夷制夷”是行不通的了。
  希腊是奧林匹克運動的故鄉,從來沒有人對此提出異議。但是,希腊人不貪此功為己有,非常科學地將其劃分為現代與古代,大大方方地把現代奧林匹克運動之父贈予法國人顧拜旦,古代奧林匹克名正言順地留在了希腊。現在只要與奧林匹克有關的事,都要到此朝拜,聖火採集成了一個固定項目。希腊的做法不值得效仿嗎?古代足球的家鄉是中國山東,現代足球的故鄉在英格蘭,我想比硬抓著“足球的故鄉”五個字不放還有些親和力。
  習慣了派別和站隊,我們把世界足球順勢劃成了各種派系。我們的原則是哪個國家隊在世界杯上踢得好,哪個國家就是一個流派,就是我們學習的榜樣。上個世紀50年代,我們請來的老師是東歐的匈牙利人,後來是南斯拉夫人,又往後就是去巴西的健力寶隊。這幾年西班牙足球世界老大,接著就到西班牙取經,把青訓的隊伍放在西班牙。巴西世界杯的冠軍歸屬尚待十幾天揭曉,我猜想已經有人開始盤算中國足球的學習方向了——巴西,抑或荷蘭,阿根廷,德國,甚至哥斯達黎加。
  到過巴西的人都知道那裡有一種黑豆特別受當地人的喜歡,營養豐富,可口可樂。大概在七八年以前,有一位中國的哥們兒到那一看,黑豆走俏,頗受巴西人民的歡迎。二話沒說,回國就弄了幾百噸的東北黑豆發到巴西,本想大賺一把,結果是血本無歸,把內褲都賠了進去。這位仁兄有所不知,巴西的黑豆與中國的黑豆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形狀雖是大體一致,口味和營養價值卻迥然不同,巴西人一吃便知這黑豆非那黑豆。我到巴西的時候專門去吃了這種黑豆,其實也沒啥,不同就在於它更適合巴西人的口味。
  口味,決定你對這種美食的印象,印象決定你對這種食物的取捨。進入八強的世界杯,不在於喜歡,而在於不得不喜歡。一個有趣的段子這樣說,天氣越來越熱了,推薦幾個良方:第一,想想你喜歡的人,心涼半截;第二,想想自己的月收入,心拔涼拔涼的;第三,想想自己的歲數,後背嗖嗖地躥涼風。我補充第四,再想想自己喜歡的球隊,是不是從頭頂涼到了腳底。
  好在,今年夏天的小雨淅淅瀝瀝下個不停,大家的情緒還算穩定。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這黑豆非那黑豆)
創作者介紹

mvxwqfhactfv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